小小的公告與現況報告

這裡是業務連絡和本子情報的放置處。

※現在是非通販期間,參加場次後會進行短期通販,如有需要可追蹤plurk,或在場次後注意本blog更新:D
※分類屬於「刊物」的本子都還有餘本,基本上參加綜合販售會時會攜帶所有種類尚有存貨的既刊
※場次情報可見社團網站「西風漂流」(可由連結區連結)或plurk與本blog
※緊急連絡事項推薦使用mail: phasein.yeh☆gmail.co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WT28感謝+《Sound and Whisper》後記般的東西

2011.08.25 記事
CWT28已經結束快兩個禮拜了才寫感謝文,我對自己這無藥可救的拖延性格已經再也擠不出任何辯解了(遠)
這次的活動對我個人而言,算是一次回歸本心的行動──也就是大部分的時間乖乖顧攤的意思(笑)雖然真正的回歸本心應該是去排一般入場以及搶本,不過以我自己的情況來說,報攤擺攤顧攤比較算是所謂的「常態」。兩天下來看到很多人,謝謝來攤上翻看見本以及購買的大家!攤子上沒人、或是出去亂晃的時候,自己也默默想了一些事情;會場似乎連空氣中都瀰漫著愛的粒子吧!因為接觸到所有人愛的能量,所以也稍微正面了......一點點。XD
碰到來攤位上的時候還順便講了本子心得的客人們,真的非常感謝>/////<收到了點心也超開心!另外特別感謝一位客人經過攤子的時候,說了喜歡《ナニモカワラナイ》這本...!!! 這會成為我一輩子的回憶!感謝大家!
以下是一些雜談還有本次新刊《Sound and Whisper》的偽‧後記,內收。
CWT28直接參與的書總共有三本:自己的本《Sound and Whisper》、跟HALU合作的《瞳の中に》、還有在NF的《White Noise 【removal】》中提供了插花稿。配對分別是風基風、円風還有風丸+基山,這樣的組合大概就是我近幾個月來閃11生活的全部了。
寫完《ナニモカワラナイ》之後,雖然還是很喜歡影山、很想繼續寫Fidi影,但是因為自己思考的侷限還有一些事情,構想的過程已經不能說是龜速,而是始終毫無進展。反而是風基風燒得越來越害了,這一定是傳說中的「那個」......!!!
對於閃11同人CP的想法,或者說,在進行同人腦補時、我對大部分CP的想法,都是傾向於自己不斷的舉例、推測、補完,然後漸漸就會形成一個「自己能夠理解的樣子」。中間可能會和友人一起討論、也會接觸到其他的同人作品和解釋,但最後,我心中成形的理解裡頭最重要的成分,還是我自己的想法。這種固定的流程造成了我所採用的解釋中自私和不足的部分,也始終是角色扭曲和邏輯不通的最大原因──但我以前是這樣、現在是這樣、今後也還是會繼續這樣下去。
因為同人對我來說,就是為了我的愛而存在的。我對閃11這部作品的愛、我對這些角色的愛。
即使是愛著同一部作品裡的同一個角色,每個人的理由都多多少少會有出入;有人因為角色和自己的相似性而愛、有人則是因為角色和自己完全相反而愛。我個人認為愛──尤其是戀愛──是一種發源於自私的情緒。無論是因為自我過於強烈而自戀、愛上與自己相似之人的類型,或者是因為自我無法固定而向外求取、愛上與自己互補之人的類型,「自我」都絕對是「愛」的出發點。所以無論表面上我怎麼說或怎麼做,我從事同人活動最終的目的,都是為了自己內在那份由自己產生、被自己認同的愛情。
這一切都是為了成為愛的證明而存在的。
由於這種自我中心的想法滲透到我的各個層面,所以我寫的故事,通常也很容易流於對某種終極的、單一的價值的追求。(這樣的模式老實說有時自己都覺得無聊呀!XD) 相較於因為已經反覆操作了相當多的時間、在我腦中顯得接近完成的円風(還有風丸的形象),風基風這個配對則相對的生嫩很多。好處是彈性比較大,壞處就是根本沒有確定的方向!而這兩人之間相處模式的思考,又比過去我喜歡過的任何一個配對都來得耗費時間,所以在《Sound and Whisper》的生產過程中,友人們聽聞我哀嚎的次數,大概沒有一百也有個五十了......
如果要現在的我說,我心中風基風終極的形式是什麼樣子,其實也還是沒辦法很肯定完滿的說出來。寫字的過程中一直想起柯裕棻幫李佳穎的《小碎肉末》寫的序〈冷靜的微病感〉:

任誰大概都有過這樣的感覺,說不上是病,又不知道是哪裡不對。或者是,快要病了卻還沒病的感覺。此刻還好好的,也許忍著就會沒事。一切都在常規的邊上。清清楚楚,在邊上。
喉嚨怪怪的,彷彿要啞了可是還沒。肩膀緊緊的,也許快垮了可是還沒。頭昏昏的,好像要瘋了可是還沒。心裡熱熱的,可能快碎了,可是還沒。

這種時候人總是異常敏銳,整個身子專注在這即將出錯的點上,醞釀未知的風雨和疾苦,等著它一點一點沉淪。你想,或者就全盤皆輸,兵敗如山倒。你又想,也許會沒事,在下一個分心的時刻你會回到常軌,你只是神經過敏。

日常生活裡的孤寂和絕望給人這樣的感覺。它們小小的詭計常常在不注意的時候發作,它們發作的時候沒有人明白哪裡出了問題,就是突然後悔了,瞬間憎恨了,或是莫名哭了出來。不知道為什麼要做某件事,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繼續活著,就是突然發現自己心裡有一道缺口,但也不至於想把自己砍掉重來。沒有人知道這心裡微微的病感是怎麼回事,只能冷靜地觀察它,通常它會過去。過去就好了。不會有誰看見他人心裡的氣泡。......


生命中也許會有那麼一個人,會讓你很想要去從他的一個毫不張揚的眼神、或是一句無關緊要的話語中,去捕捉到他心中最幽微渺小、無法言說的那些氣泡,想要了解和觸碰的欲望會強烈到讓你連身體都乾渴到幾近疼痛;但你同時又會對這種欲望感到害怕,因為某種接近生存本能的東西會告訴你,這是不可以的。
因為你自己心中也有著類似的氣泡。若是被接近、看清、觸碰,就會瞬間破裂的氣泡。
《Sound and Whisper》的樣貌出乎我原先預料的明亮,但這可能是件好事。到底要不要選擇把無法言說、不可揭露的東西給挑明了,真的不容易。最大的期望大概也就是,希望能夠找到一個自己能夠接受的答案。很多時候我們必須與妥協共存、忍耐疼痛,而風丸和基山在我心中,是特別精於此道、又特別笨拙的兩個人。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繼續踢超次元足球,總之希望能再與各位相見。

順便偷渡一下我心目中的風基風主題曲 X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phasein.blog75.fc2.com/tb.php/22-d6f3b52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