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公告與現況報告

這裡是業務連絡和本子情報的放置處。

※現在是非通販期間,參加場次後會進行短期通販,如有需要可追蹤plurk,或在場次後注意本blog更新:D
※分類屬於「刊物」的本子都還有餘本,基本上參加綜合販售會時會攜帶所有種類尚有存貨的既刊
※場次情報可見社團網站「西風漂流」(可由連結區連結)或plurk與本blog
※緊急連絡事項推薦使用mail: phasein.yeh☆gmail.co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he Promised One試閱

2014.11.02 已完售刊物
*2014/11/02 存檔用


黑子的籃球/影子籃球員同人小說

高尾和成與綠間真太郎的BL(Boy’s Love)情節有

不打籃球跑去闖蕩演藝圈的平行世界



※跟《奇蹟世代今年也是愉快又虛驚一場》是相同設定
但是沒看過前作也完全不要緊!

刊物資訊頁(台灣同人誌中心)
  高尾和成與演藝圈的第一次接觸,其實比他對外公開的經歷上寫著的「高中時和同學一起參加新人樂團比賽」來得更早一些,只是他從未在任何訪談中提過。
  當時和高尾處在同一空間之中的人,又大多被「那件事」吸引了全副心神,因此除了高尾自己,也沒什麼人還記得,那個時候在那個地方,有一個名叫高尾和成的國中生存在。
  那是在高尾國中三年級的暑假。在廣告公司任職的親戚手上有個案子,臨時需要找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子,在一段廣告中演出。以電視播出簡短版廣告引起觀眾的興趣,然後於網路上放出有全部劇情的完整版,是當時相當流行的作法。若是出演這支知名飲料公司的夏季新品廣告,事實上就等於是演出一支在全國放送的小短劇。
  「搞不好可以就此成名喔!」親戚這麼慫恿高尾。
  高尾其實也知道,親戚只是看中了他活潑開朗的個性、還有容易自來熟的性格,案子又因為之前出了一些錯誤所以有些趕不及,發給許多經紀公司的聯絡都無法得到最好的回應──不是旗下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剛好已經排了其他的工作,無法來參加試鏡,就是某知名學生藝人雖然有興趣,但是當天是他期待了好多年,終於有空參加的學校旅行,「我人生青春的回憶就只剩這次機會啦!」……
  在兵荒馬亂的情況下,親戚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還是邀到了一些已經有經紀公司打點的年輕孩子來試鏡。但是試鏡當天會有飲料公司的高層親自到場,如果看到來試鏡的人數真的只有這麼三三兩兩,親戚的工作能力就要受到很大的質疑了。
  簡而言之,高尾就是個來湊數撐場面的。高尾自己也非常搞得清楚狀況。
  平時他就很喜歡在話劇等等上台表演的場合插上一腳,商店街歌唱大賽的主持人兼參賽者、國中二年級全班一起演的大型歌舞劇可算是他的代表作。高尾表演的內容總是相當有趣,令同學師長們都非常開心。從小到大,高尾都算是校內、乃至地方上小有名氣的地區限定風雲人物。因此當親戚拜託他參加那次試鏡時,高尾很爽快的答應了,就像是他過去無數次答應過話劇社社長、商店街活動委員會的伯伯那樣。
  若要和真正有志於演藝圈、接受專業訓練的人們相比,高尾覺得自己是無從比起的。他一直就只是覺得,站上舞台表現自己、並且因此讓台下的觀眾感到愉快,是件有趣的事。僅此而已。
  直到試鏡的那一天。



  「那一天改變了我的人生啊。」
  已經正式進入演藝圈、事業上小有成績的高尾和成一臉感慨。
  「你的人生怎麼樣都無所謂,」秀德製作的王牌經紀人宮地清志臉上彷彿寫著「我想殺人」四個大字,「總之,你休想接這個生活雜貨介紹節目的主持。」
  「別這樣啦宮地前輩──!我想接這個工作是有原因的啊!請聽我完整的敘述……」
  宮地怒吼:「我管你什麼原因!你去接生活雜貨節目的話,什麼Rocker的形象都沒啦!你懂形象嗎!你懂要塑造形象要花多少工夫嗎!你如果想要被小貨車輾過的話就儘管去介紹你的療癒系雜貨吧!我會把你跟什麼鄉村風的彩繪瓷罐一起碾個稀巴爛──」
  「哇啊啊!冷靜啊宮地前輩!」
  「宮地暴走啦,快拿制御器二號過來啊!」
  「制御器二號是哪個啊!」
  「哈士奇布偶!快──!」

  身為有業界長青樹美名的老牌公司,秀德製作今天也洋溢著與創社年資成正比的……青春活力。不是沉穩氣質,而是青春活力,嗯。
  眾人七手八腳的安撫著經紀部門支柱的怒火,始作俑者的高尾則完全被晾在一邊。高尾搔搔頭,心想,看來這個生活雜貨節目的主持人是真的沒辦法接了。為了宮地前輩的腦血管健康著想,還是先乖乖窩去錄音室寫詞比較好。
於是,當宮地一手抓著一隻療癒系的布偶,眼神終於恢復清明,想到要去抓高尾來重新進行一輪關於「演藝人員形象塑造之觀眾心中尚未崩壞的搖滾歌手」再教育的時候,眾人才發現高尾早就已經離開秀德製作的公司大樓了。
  抓起同事回老家帶來的土產新鮮柳橙和榨汁器,將手中的柳橙當作是高尾、徹徹底底的碾了個稀巴爛,宮地一邊洩憤一邊咬牙切齒的說:「我還需要你花時間解釋自己為什麼想接雜貨介紹的工作嗎?浪費人生!還不就是為了綠間!全世界都知道!無論如何我是不會同意的……新專輯再過沒多久就要進入宣傳期啦混帳……!」
  「碰」的一聲,一杯新鮮現榨的柳橙汁被重重放在辦公桌上。宮地猛的轉頭,向一旁被嚇得正簌簌發抖的新進人員問:「綠間的回報電話有什麼異狀嗎?」
  「沒……沒有!五分鐘前的電話回報,已經順利到達休息室並且和秋山前輩會合了,今天也沒有問題!」
  宮地滿意地點點頭,不過嘴上依然是惡狠狠的語氣:「淨是一群只有工作能力可取的臭小鬼!」
  新進的菜鳥看到宮地平靜下來的神色,鬆了口氣之餘,心想:能將公司現在的王牌紅星、有「奇蹟的世代」之稱的綠間真太郎,還有唱片銷量蒸蒸日上的人氣樂團主唱高尾說是「臭小鬼」的,在經紀部門裡也只有宮地前輩了吧!



  「聽說宮地把你榨成柳橙汁了?真是太可憐了,你還這麼年輕,這麼有前途……」
  「喂喂喂,團長,別這樣啦!如果我真的被榨成柳橙汁了,那麼現在在這裡的我,難不成是柳橙汁的幽靈?」高尾大叫。
  「我倒覺得很有可能是榨剩下的殘渣也說不定?」
  「團長──!」
  「好啦好啦,不開你玩笑了,」高尾所屬的樂團「Skyrim」的團長兼鼓手笑著拍了拍高尾的頭,「不過你到底是為什麼跟宮地鬧起來了?」
  高尾大嘆一口氣,說:「就……因為宮地前輩的阻撓,A計劃失敗了啦!」
  「A計劃……你是說,那個『去主持雜貨節目藉此更了解各種雜貨和拿到贈品,充實綠間的幸運物備品倉庫並且拉近距離計劃』嗎?」
  「團長,你為什麼可以把這個名字背得這麼熟?」高尾瞪大眼睛看著團長,「難道你也想要執行這個計劃,然後得到小真的另眼看待嗎?」
  雖然知道高尾是在開玩笑……不,但開玩笑之中好像又有一點點認真?團長被高尾的發言給徹底震懾了:「高尾,這種恐怖的話,拜託你下次就別說出口了……」
  最好連想都不要想。團長在心底暗忖。但以高尾現在的狀況,可能已經完全不能控制自己脫韁野馬般四處奔馳的思緒了吧!最近只要扯到綠間的事,高尾的情緒就會比平時更加高漲,而高尾本來就不是個會在熟人面前表現出低落一面的人,這下更是有點過嗨,團裡的貝斯手已經數度詢問高尾最近是不是常常大白天喝酒了。
  戀愛真的是不得了的東西。
就在團長心中百轉千迴的同時,高尾則是碎碎念了起來:「雖然原本就覺得可能會被宮地前輩反對啦!但也許還是有點機會,所以就試著問看看……沒想到宮地前輩會那麼生氣……」
  已經從經紀人處聽說過概況的團長說:「不過,宮地的考量也是很有道理。生活雜貨節目跟我們下一張專輯想要強調的風格,落差實在是有點大啊……」
  「現在不是流行反差萌嗎?」
  「雖然不太清楚反差萌是什麼,但我想應該,嗯,不是那樣的吧。」
  高尾向後躺在錄音間的沙發上,語氣難掩失望:「好不容易可以跟小真一起演戲,所以如果能接到這個節目主持,跟小真應該就更有話題了吧……現在也只能另想辦法了。」
  「話題……拍戲本身應該就會是很好的談話題材了吧?談談對劇本的詮釋什麼的?」
儘管在演唱會的舞台上非常自在,從小到大的演戲經驗就只有「樹」這種沒台詞的角色、或是不用上台的道具組人員,在演戲這方面自認只是個凡人的團長,依照自己的想像提出了建議。
  「我想大概聊不太起來……小真可是那個喔,帝映訓練班出身,而且是『奇蹟的世代』!不管怎麼想,我都不可能跟他平等的討論劇本詮釋和表演方法啊啊啊……」
  業界第一的帝光映画之中,以要求嚴格、「只為天才而存在」而聞名於世的訓練班,不管是對有志於演員之路的人或是對演藝圈八卦有興趣的一般民眾而言,都是傳說中的存在。從帝映訓練班順利結訓出道,就已經像是擁有了純正的血統證明、走上了閃閃發光的道路一般──畢竟,連帝映訓練班大門都無法踏進去,還有掙扎許久卻在帝映訓練班之中遭受打擊、尚未為人所知就放棄演藝之路的人,實在是數也數不清。而人們對這些被成功者踩在腳下、拋諸腦後的無名小卒,向來是不會投以多少關心的。值得關注的,一直都是那些出類拔萃,擁有閃亮才能的菁英。
  若說帝映訓練班出身的菁英是人人稱羨的美好故事主角,前幾年,在這群菁英之中,出現了注定要成為傳說的存在。
  打破了帝映不為訓練班學員主動爭取工作的傳統,還在受訓期間就出演大製作特攝作品,在收視率榜上所向披靡,無論是演技、外形、才藝、個人魅力都無可挑剔的天生的藝人──被稱為「奇蹟的世代」的數人。
  綠間真太郎就是其中之一。
  跟以音樂人身分進入演藝圈,至今只零星接過幾部自己有興趣的電視劇的高尾相較,等級完全不同。
  想到「奇蹟的世代」這個名號,團長也不知該說什麼了:「呃……也是啦……」
  高尾一邊「啊啊啊啊」地叫,一邊在沙發上打滾。
  團長伸出手阻止了高尾和沙發上的靠墊一起往下落的勢頭,「高尾你不是從認識綠間之後,就還滿常去探他班的嗎?而且我們跟秀德製作簽經紀約之後,聽說你們也滿常一起出去吃飯的啊?」雖然好像都是跟經紀人還有工作人員之類的「大家一起吃個飯」場合……「所以你平時跟綠間應該也滿有話可以聊的吧?」
  「……大人您有所不知啊……」
  高尾哀怨的語氣讓團長打了個冷噤。
  「平常有機會見到小真的時候,幾乎都是我在跟小真講話……小真會回應的時候,通常都是他覺得我煩了,所以開口抱怨……」
  嗯?怎麼跟我的印象不太一樣?團長回想自己也有在場的幾次、高尾和綠間兩人都有出席的聚會。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在旁邊看,應該會覺得高尾很正常的帶動著眾人的談話氣氛,綠間雖然有些冷淡,但大致上還是挺配合話題的……也都有回高尾的話啊……
  「所以這次要跟小真長時間在劇組裡面相處,我真的很怕沒話題啊!」
  團長看著頭上好像開始有烏雲籠罩的高尾,說:「沒話題的話,其實也不用滔滔不絕地講話?只是坐在旁邊應該也……」
  「我會受不了的啊!團長!」高尾慘叫道:「好不容易能跟小真見面,卻無話可說!這太悲哀了!我的心會碎成一片片的!像被打翻的早餐穀片那樣!」
  ……認知失調、無法控制自己、比喻失當、胡言亂語……
  「高尾,」團長一臉同情地拍了拍高尾的肩膀,「你真的是病得很重啊!」
  「對,」高尾作勢抹了抹假想中哭了滿臉的鼻涕眼淚,「我得了一種名為戀愛的病。」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phasein.blog75.fc2.com/tb.php/45-f592213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